改革重在打破體制不公
  
  解決失公問題,既有利於社會公正和穩定,也不與市場化改革的大方向相矛盾,而且有利於經濟的可持續增長
  文/張軍(復旦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客觀地講,無論從人均GDP、家庭消費還是可支配收入來看,除了個別因石油等自然資源而致富的小國外,中國經濟增長在過去的30多年裡都是世界上最快的。那麼為什麼無論是民間還是輿論界都還有如此多的不滿呢?問題的根源並不在失衡,而在失公。相比較宏觀經濟中的各種比例和單純的經濟增長速度,人們更在乎的是自己的收入和財富的相對水平及變化,更在乎影響收入和財富的分配機制本身是否公平。
  中國經濟的失公現象不僅表現在收入分配上的貧富差距,還表現在財富分配和社會福利分配上的不均,尤其是表現在由體制和政策造成的在教育、就業和商業機會上的不公平。過去30多年裡,在經濟快速增長的同時,中國收入分配不平等的程度也有所擴大。
  由計劃體制到市場體制的經濟轉型自然會導致收入及財富分配不均程度的擴大,但現在最令人詬病的還不是正常的市場經濟運作所造成的不平等,而是由腐敗、政策歧視及體制因素造成的機會不均等以及由此帶來的收入和福利分配上的巨大差距。
  目前看,只要能夠堅持以市場制度作為資源配置的基本機制,穩定發展,中國經濟就能持續增長。因此,中國下一輪的經濟改革應該將精力更多地放到解決失公的問題上來。但在中國當下的發展階段上,改革的焦點還不應放在直接干預正常的市場經濟體制下的收入分配的結果。
  市場經濟條件下,收入的初次分配必然是比較不均的,即使在收入相對最均等的北歐發達國家,其國民收入的均等化也是通過收入的再分配,即所謂的二次分配來實現的。但是,發展中國家要想通過很高的所得稅和轉移支付等再分配的辦法達到北歐發達國家的均等程度是不太可能的,甚至是不可取的。
  由於收入的直接再分配難度相對較高,國家有必要在公共福利制度上進行更大膽的改革,儘快提高公共福利分配的公平性,儘快將現在被排斥在公共福利體系之外的人群納入到體系中來。政府還應該繼續提高公共福利開支的比重,尤其是在教育和醫療衛生領域的開支,而且要向收入較低的群體和地區傾斜。中國在教育和醫療衛生上的公共開支占GDP的比例在過去幾年來雖然有所上升,但仍然低於世界中位水平,低於中國人均收入在世界上的相對水平。與此同時,還應該繼續放開教育與醫療衛生行業的準入,引進競爭,增加供給,提高質量。
  改革的重點尤其要放在解決體制和政策造成的不公上,特別是要解決好私人企業與國有企業之間的不公平競爭問題,打破國有企業在一些行業的壟斷或占優地位,大大降低乃至取消這些行業的準入門檻,從而減少國有部門的“壟斷”利潤及其支付高於市場水平的工資福利的能力,同時可以增加私人部門的盈利機會和提高工資水平的能力。這樣的改革既有利於公平,也有利於提高效率,還有助於改善收入分配。
  綜合來看,中國當前更緊迫的任務是要解決失公問題,這既有利於社會公正和穩定,也不與市場化改革的大方向相矛盾,無需以犧牲效率和經濟增長為代價,而且有利於經濟的可持續增長。收入分配的改善本身就可能有利於經濟增長,這方面早有經濟理論和經驗實證研究的有力支持。教育和醫療衛生及其他社會福利的增加以及分配的公平化直接有利於提高人力資本。打破國有企業的行業壟斷意味著新企業的進入,會給這些行業帶來投資和供給的增長。
  今後的國企體制、行業準入、投資管理、價格管制及公共福利制度方面的進一步的改革並不比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改革在政治上難度更大、風險更高,只是在制度設計的技術層面上可能更加複雜,但只要政府有動力和決心去做,技術上的問題應該是可以解決的。□  (原標題:學者:改革重在打破體制不公)
創作者介紹

tmmnidyoykj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